大米米

软萌易勾搭,欢迎来耍,其他戳“关于我”

 

三日护树罗锅 Graves/Newt

温水:

依旧是家长组 小甜饼×4


不过这次挺蛇精病的..


明明还不是情侣怎么就腻歪成这样..


最近几天上头了(


oocoocooc 特别ooc


 


 


三日护树罗锅


 


 


Graves/Newt


 


 


(1)


 


          熟悉纽特的人都知道纽特有一只基本上算是长在他身上的护树罗锅。细胳膊细腿的皮克特是纽特的第一只神奇动物,也是他最忠实的一只动物。一开始纽特睡觉的时候皮克特都要钻进他的睡衣口袋跟他黏在一起,纽特怕自己一个翻身把小东西压坏了,好说歹说才让他睡在自己小屋的床头柜上。


          手提箱里日夜更替和外面别无二样。这天纽特喂过所有心爱的动物,又一次修改了一下自己的再版手稿,暮色也已开始四合。在书桌前伸了伸腰,他感觉自己今天异常疲惫,还未彻底进入夜晚眼睛就已经快睁不开了。仿佛感觉到主人的疲倦,皮克特从纽特的衣领底下跑出来,拱了拱自己主人的脸。纽特伸手用食指安抚了一下它,皮克特就顺着食指爬到纽特的手背上,两只小豆眼灼灼地看着他。


          纽特打了个哈欠。“皮克特,我要睡觉了。要不然你今天也早睡吧。”


          皮克特“叽”了一声表示关心。“没事没事,”纽特笑着说,“就是有点累。睡一觉就好了。”边说他边向小床边走去,皮克特乖乖地站在他的手背上。纽特的手搭上床头柜,皮克特跑了上去,两条细腿盘起来坐着,看着主人把自己呈大字型扔进床铺里,接着侧过头来闷闷地说:“晚安,皮克特。”然后就闭上了眼睛。


          皮克特眨着眼睛看了纽特好一会儿,直到纽特发出长而均匀的呼吸声,才躺了下来蜷缩成小小的一团。


 


          清晨。


          纽特翻了个身,感觉自己浑身酸痛得就像被毒角兽在身上滚过一般。他抬起手——伸到面前的却是一截细细绿绿的树枝。残存的困意一下全部消失,纽特睁大了眼睛向自己下面看去,接着看向自己的床——他看见“自己”闭着眼睛,在床上蜷缩成了一团。


 


 


(2)


 


          “你是纽特?”


           护树罗锅点点头。


          “你是皮克特?”


          “纽特”点点头。


          “梅西路易斯啊……”格雷夫斯捂住额头,“如果不是时机不对,其实我挺想笑的。”


           听见这话,“纽特”对他呲了呲牙。护树罗锅纽特窝在一旁闷闷不乐地看着他,因为护树罗锅还没有进化出语言系统,所以他现在满肚子话都说不出来,只好学着皮克特平时那样,对格雷夫斯吐了吐舌头。


           ……格雷夫斯不由想了想人类的纽特做这个动作的样子,感觉应该会挺可爱的。


          “咳。”他清了清嗓子,把乱七八糟的想法抹掉换上一副严肃的面孔,“所以这是怎么回事?什么时候开始的?会持续多长时间?还变得回来吗?”护树罗锅耷拉下了头上的两片叶子,“纽特”在一旁蠕动着坐立难安——它刚进入人类的躯体一时之间还学不会说话。格雷夫斯意识到这一点正要改口时,护树罗锅伸出了三根须枝。


          “三小时?三天?”护树罗锅——纽特点点头,格雷夫斯于是继续问道,“已经过了三天?还会持续三天?”纽特拼命点点头。


          “持续三天?你怎么确定的?……哦,你问了杜戈尔是吗?”想到纽特那只有预言能力的隐形兽,格雷夫斯一下了然。


           纽特点点头。现在我好像只能靠点头摇头来交流了。他丧气地想。


          “别沮丧。”格雷夫斯凑近了桌上的纽特。纽特看见对方弓下腰来,如果要长时间勾着腰交流会很难受,于是他“叽”了一声,伸出一条细细的胳膊冲对方晃了晃。格雷夫斯一下领会了他的意思,手掌朝上递出自己的右手。纽特跳了上来,格雷夫斯确认对方站稳后,把手伸到了自己的眼前。皮克特馅的纽特在一旁期期艾艾地看着他们,蒲绒绒从纽特的衣领里探出了头。


          “这三天你的那些动物我来抽空照顾一下吧。”纽特“叽”了一声,格雷夫斯愣了一下,想起来克莱登斯现在也在那个箱子里面生活,这个孩子可能暂时还无法接受自己这张脸出现他面前,于是他接着说,“别担心,如果我忙不过来就去找戈德斯坦恩小姐帮忙好吗?”


           想起蒂娜和奎妮,纽特犹犹豫豫地点了点头。


          “你一个人这种状态去哪儿都不安全。”格雷夫斯接着说,“要不然……我把你装进我的风衣口袋里,一起去上班?”


           纽特愣了愣。格雷夫斯看着护树罗锅很小但是明亮的眼睛眨了眨,心里竟没来由生出一丝忐忑。


           认真想了一会儿后,纽特缓缓地点了点头。格雷夫斯轻轻地莫名吐了口气,突然想起来什么,转过头来面对着皮克特馅的纽特。“皮克特……天天都跟你黏在一起,应该学会了你的生活习性吧?”


 


 


(3)


 


            “早上好,部长。”


            “嗯。”格雷夫斯点了点头回礼。部长这是走路来的?没有幻影移形?属下看着自家安全部长提着箱子匆匆离去的身影,迷茫地想到。


 


             见到护树罗锅状态的纽特后,蒂娜和奎妮没有像格雷夫斯那样客气,她们俩捂住嘴就嗤嗤笑了起来。


             纽特的两片叶子又耷拉下来,格雷夫斯无奈地笑着看着戈德斯坦恩姐妹。“小可怜。”奎妮笑够以后低下头看着纽特,“哦!对不起,蒂娜和我都不是故意的,你这个样子挺可爱的——我是说真的。”接着她凑近蒂娜耳边笑着说了一句什么,格雷夫斯隐约听着像是“该让雅各布做一个护树罗锅形的面包”之类的。


             纽特两条细细的腿从格雷夫斯办公桌上垂下来,有一下没一下地晃着。格雷夫斯开口道:“嗯——就是这样,出于我们谁都不知道的原因,纽特变成了他的护树罗锅皮克特,而现在的纽特变成了皮克特。这种奇怪的情况会持续三天。”他从桌子底下拿出纽特的箱子和纽特之前写的注意事项,交给表情变得郑重的戈德斯坦恩姐妹。“我不是很方便照顾他的动物们,因为……那个孩子,你们懂的,”他无奈地说,“他还暂时不能接受我这张脸。所以这三天就麻烦你们了。”


              “没有的事。”蒂娜接过箱子和手册,说。“那——纽特怎么办?”她看向正坐在办公桌上晃荡腿的护树罗锅,纽特听见蒂娜的话,转头看向格雷夫斯。


              “这三天我会带他一起来我的办公室。”格雷夫斯回道,语气有一丝不易察觉的不自然,“他这个样子一个人在家,我不放……不安全。”他一下子改口道。


              “哦……”蒂娜懵懂地应了一声,奎妮在后面扯扯她的衣袖。“部长,如果没有什么事,我和蒂娜就先去忙了,有事情请一定要通知我们。”


              “好的。谢谢你们了。”格雷夫斯点点头,奎妮拉着蒂娜就走出了办公室。


               走出一段距离后,蒂娜后知后觉地问道:“奎妮,为什么走的这么快?”


               奎妮神色复杂地看着自己的姐姐:“让你快走你就走啦。”


 


               办公室内。


               纽特跳上格雷夫斯的书架,根须轻轻地拍了拍其中一本书。


              “你想看书?”格雷夫斯问道。纽特点点头。格雷夫斯于是抽出书来,伸出右手让纽特跳上他的手背,接着走回办公桌旁把书摊在办公桌的左边,翻开了第一页。纽特跳到书的中间。“等一下。”纽特抬起头,看见对方抽出魔杖在书页上点了点。


              “现在你碰它一下它就会自动翻页了。”格雷夫斯笑着说。纽特眨眨眼睛,“叽”了一声表示感谢。格雷夫斯想了想,又拿出了一个浅口的小杯子装满了水,放在书的旁边。


 


 


(4)


 


              


               如果有人推门进来,会看到这样一副诡异的场景:一只小小的护树罗锅没有正形歪七扭八地坐在一本书前,时不时会伸出根须碰一下书页,被碰到的书页抖了一下,自己翻了过去。面容严肃的安全部长端坐在办公桌后,专注地看着面前的文件。但是当他偶尔抬头看向桌前的护树罗锅的时候,脸上的表情一下就柔和了下来。


               ……纽特感觉有人在看他,一下回过头来。


              “叽?”他发出疑惑的一声。面前的安全部长一丝不苟地看着文件。


               纽特歪歪头,又回过头去看书。他没看见安全部长拿羽毛笔戳自己额头的样子。


 


               夜色降临,万家灯火燃起。外面下着小雨,街上的路人都捂紧了外套往家赶。


              “我们走吧。”格雷夫斯示意纽特钻到自己的风衣口袋里去,接着拿起了一把伞。


              “叽?”你不要幻影移形吗?


              “噢,不。”格雷夫斯抬起手,微笑地看着此时已经爬到他手背上的纽特,“幻影移形的话你会很不舒服的。”


               


               格雷夫斯撑着伞走在街上,纽特坐在他的左肩。变成护树罗锅以后,世界对他来说变得很大。


               此时比以往大很多的格雷夫斯的侧脸就摆在他的面前。纽特愣怔地看着面前的男人——他的眼角有一些淡淡的细纹,鼻梁高挺,嘴角总是不自觉地绷着,不熟悉的人会觉得他看上去难以亲近,但是纽特知道,这个男人嘴角上扬起来的时候是十分温和而内敛的。


               他不自觉地伸出须枝。格雷夫斯感受到护树罗锅的触碰,他停下来,微笑着问:“怎么了?”


               没有得到纽特的回答,格雷夫斯挑挑眉继续向前走,脚步却变得更加轻快。雨滴落在黑色雨伞的伞面上,沙沙作响。


 


               格雷夫斯和纽特回来的时候,皮克特正趴在地上和蒲绒绒玩得不亦乐乎。纽特听见对方从喉咙里轻轻地发出了一阵笑声,他看着“自己”的样子,懊恼地用根须捂住了脸。


               真丢人啊。他沮丧地想着。


               吃完晚饭后,格雷夫斯在自己的床头柜上用围巾临时给纽特铺了一个小床。纽特跳了上去,回过头来的时候,正好看见格雷夫斯脱下了自己的上衣。他立马捂住了脸,然后又坚决地把根须放下来。都是男人有什么见外的,他有的我都有。纽特哼哼唧唧着,就这么看完了格雷夫斯换睡衣的全过程。


                格雷夫斯扣完睡衣的最后一颗扣子,抬起头来,看见护树罗锅目光灼灼地看着自己。


                “……你都看完了?”纽特点点头。


                 格雷夫斯抱起胳膊,好整以暇地看着他。


                “怎么样?是不是很好看?”


                 纽特没想到对方这么流氓,冲着他就是一阵护树罗锅式嫌弃的吐舌头。


                 


                 格雷夫斯把“纽特”牵进卧室的时候,纽特瞪大了眼睛。


                 “我一直都是一个人住,家里只有一张大床,”格雷夫斯蹲在床头柜上的纽特面前解释道,皮克特馅的纽特迷茫地看着他们俩,“我又不能让你去睡沙发。”


                 “……”纽特慢慢地点点头,觉得他说的似乎有道理。


                  格雷夫斯笑了笑,接着那笑变得促狭起来。“要给你换衣服吗?”他着重强调了换衣服几个字,似乎有意无意在提醒纽特几分钟前发生的事情。


                  纽特一根须就拍在对方脸上。


 


 


(5)


 


 


                  “部长是不是……终于找到另一半了?”


                  “你也这么觉得吗?我还以为就我这么想。”


                  有对格雷夫斯有意思的女职员,悄悄来探他的口风。


                  面对女职员忐忑不安的询问,格雷夫斯愣了一下。“嗯……可能吧?”他淡淡地说。女职员失望地离开了,他下意识地把手伸进了自己的口袋——早上来的时候,纽特在这个口袋里待过。


                  


                  格雷夫斯又一次回到家的时候,纽特已经趴在他的肩膀上睡着了。意识到这一点,他悄悄地放慢了脚步走到卧室。皮克特馅的纽特蜷缩在他的床上,呼吸均匀,已经睡熟了。他缓缓地将纽特从肩膀上拿下来,放到床头柜上的围巾里。


                  纽特伸了伸细细的胳膊和腿,翻了个身,并没有醒来的意思。


                  格雷夫斯无奈地笑笑,看着一大一小的真假纽特,悄悄地走回客厅,打算就在沙发上度过一晚。


 


                  纽特醒来的时候,天还没亮。


                  他又一次感觉到熟悉的酸痛。他抬起胳膊——这回是他自己的胳膊,他握紧拳又伸开,五指随着主人的意愿动作着。


                  高兴之余,纽特感到一丝失落。他侧过头,没有从床上找到格雷夫斯,皮克特蜷缩成小小一团还在围巾里睡着。这个点有些太早,他会去哪儿呢?纽特眨了眨眼睛,起床慢慢地向客厅走去。


                  格雷夫斯躺在沙发上,鼻翼翕动,发出轻微的鼾声。


                  纽特露出一个自己都不知道的柔和的微笑,轻轻地走到格雷夫斯的身旁。


                 “谢谢你。”他小声地说,慢慢地低下头,凑到格雷夫斯的面前,吻了吻他的嘴角。


 


 


 


彩蛋


 


                  格雷夫斯:我还不能醒。

  410
评论
热度(410)

© 大米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