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米米

软萌易勾搭,欢迎来耍,其他戳“关于我”

 

【蔺苏】专注R18搅黄三十题之做过火的情趣游戏(END)

专注R18搅黄30题

做过火的情趣游戏

蔺少阁主表示和他家长苏就如同一人,他们心意相通,无需言语便可知对方所想。

其他人纷纷表示羡慕不已,明明现场只得他一人却还是有种被秀了一脸的错觉。

其他人所不知的是,他们两人要说到心意相通其实可以追溯到拔毒后了,而那时发生的一件事让蔺晨以及江左盟其他人皆难以忘怀,蔺晨是因为丢脸,其他人则是因为这件事说起他们可以笑上500年。

要说那时长苏为了发展江左盟从琅琊阁搬去了廊州,而蔺晨因阁中事务不能同去,两人自拔毒后从未分开过如此久,蔺晨一是不放心二是不习惯。

虽说两人在拔毒后没多久就已心意相通,而蔺晨也知晓他家长苏定是要前往廊州壮大江左盟的,但知晓归知晓,等这一日真正来临时心里却仍然是难以接受,蔺晨并未前去送别,他并不想让长苏难受,何况只有快点处理好这些琐事他才能更快的去廊州陪伴长苏。

琅琊阁中人表示从未见过这般有干劲的少阁主,梅公子的魅力果然不可小觑,他们的少阁主忙的像个陀螺一样他们也乐于所见,毕竟那样就不用被他因为无聊整的死去活来了。

蔺晨的担心不无道理,廊州的冬天阴冷非常,不似琅琊山那般容易过,普通人尚且难捱何况是他家长苏那个破身子?就算有晏大夫在他身边他仍是难以安心,他这辈子真是栽在这个小没良心的身上了。

此时距离长苏前往廊州已过了数月,而冬季也慢慢临近,蔺晨刚处理完手头上的事就收到了来自廊州的飞鸽传书,不用看他也知道绝非好事。

飞鸽传书是黎纲发来的,让他尽快前往廊州,宗主火寒毒再发,惊险万分,晏大夫恐生枝节遂让黎纲修书一封叫他过去。


这么一折腾就折腾了整整半个月,这半个月他几乎是衣不解带寸步不离,吃饭也是在长苏塌边上完成,他的辛苦其他人看在眼中,就连飞流都让他逗弄而不反抗了。

等长苏再度苏醒看到的是一个整整瘦了一圈的蔺少阁主,之前一直被人吐槽的胖脸都瘦出了尖下巴,由此可见这半个月这人是有多辛苦。

不过长苏也没能心疼太久,因为他慢慢恢复后那人就又快速的胖了回去,每天一碗加料的粉子蛋让他看着甚至比来之前还要月半上一分。

为此长苏没少拿这件事笑他,他总说“阿晨啊,你看看你才多久脸就又大了一圈了。”但他却从不会让吉婶少做粉子蛋给蔺晨吃,因为他家阿晨喜欢,何况他家阿晨就算脸大如盆他也照样喜欢,不过区区粉子蛋算的了什么?

他们相识至今,心意相通至今,他家阿晨为他付出良多,他却无法给予他家阿晨什么,哪怕是一个承诺。

他知道他家阿晨总是对他的旧友说他们如同一人,无需言语也可知对方所想,但他宁可他们并非如此相融,不然他离去后阿晨一人要如何过?

他和他家阿晨心意相通前他曾无数次羡慕那人的洒脱,那人心很大,他喜欢美人喜欢美景喜欢美食,却不会有所执着,无执着就无留恋。

但真正心意相通后他就知他家阿晨一旦有了放在心尖上的人,那他会比任何人都偏执,他的心其实很小,小到只能装进他梅长苏一人,但他梅长苏心却很大,他的心里有国家社稷有赤焰冤案还有金陵旧人,所以注定他梅长苏要负他蔺晨,此情只能来生还。

不过这些他不会和他家阿晨说,免得又被说一通思虑过重,他们两人相伴的日子过一日少一日,何必说破让大家都不愉快?于是梅宗主决定暂且撇开这些和蔺少阁主过没羞没躁的日子。

蔺晨那边厢也想到这些了,不过他比他家长苏想的更早也更深入,但担心归担心,他有自信,有他在不死。

撇开这些自从长苏来了廊州后他们就再未曾亲密接触过,他还真是憋的慌啊!他家长苏身子一直不好,他们从未做到最后一步,但互相抚慰什么的还是可以的,但这段时间连这个福利也没了,他好歹也是个有正常需求的男子。

他刚好他从旧友口中得知有些人喜欢通过扮演他人和爱人云雨增加情趣,他也想一试,于是当晚他想趁着他家长苏在沐浴偷偷的溜进房间里,给他家长苏一个惊喜顺带能来个共浴就更好了,当然他有好好的伪装。

不过他的如意算盘没打响,其实当晚在进入房间前一切还是很顺利的,因为长苏在他来之前就遣走了平时在外间等待的黎纲和负责帮他拿衣物的飞流,还让守卫也一并离去,说蔺晨等会会来无需照看,看到没人的外间蔺少阁主就知道他家长苏的也知他心,他几乎是急不可耐的小跳着进内间的。

只是他前脚刚踏入后脚就被飞流给压制在地上,多亏他的精良伪装飞流并没认出他来,于是下了狠手的小飞流直接把他丢到了外间,而没想过会有这一遭的蔺少阁主居然连轻功也忘了使,就那么直愣愣的被丢的撞上了木门,然后丢脸的晕了过去。

听到外间声响的黎纲和甄平跑了进来,扯下面罩他们也跟着慒逼了,谁来告诉他们蔺少阁主穿的像个采花贼一样进宗主的沐浴间是想要做啥?!而且居然被飞流给打晕了?????!

最后还是匆匆穿戴好衣物的梅宗主赶过来指挥他们把晕了过去的蔺晨给抬到他塌上,然后把不知所措的飞流和一般慒楞的黎纲甄平二人给劝走了。

隔天蔺晨醒来才知道飞流本是同黎纲二人一同离去,但那时恰巧有东西漏了回来取,结果刚巧就遇上了采花贼蔺少阁主,接下来就发生了以上的事。

那之后蔺晨被长苏和江左盟的人笑了好些时间,连晏大夫都时不时会拿出来说,要怪就怪他玩劳什子的情趣游戏,如若不是长苏知他心遣走了旁人,那他丢脸的样子还会被更多人看了去呢。

不过自北境归来,长苏养好了身子之后,他们又来了一次这样的情趣游戏就是后话了。

Fin.

  35 4
评论(4)
热度(35)

© 大米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