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米米

软萌易勾搭,欢迎来耍,其他戳“关于我”

 

【蔺苏】醋意十五题之爱我还是爱他


1 爱我还是他

蔺晨自认为自己算是个逍遥自在的逍遥散人,独自行走江湖也有不短的一段时日,寻访美人品尝美食观赏美景一直是他在山下游历的动力,毕竟人生在世不过数十载,为何要委屈自己局限在一个制定好的框架内,那人生岂不好生无趣?

他一直以为自己会尝尽世间美食访遍世间美人,时不时回琅琊阁去处理一些阁中事物,然后就找一个合心意的美人一起度过余生。

然而和美人一起度过余生是达成了,但是前面的却估计是没法子完成了,而且还把自己给搭了进去,再也做不成一个逍遥散人,皆因他有了执念有了害怕失去之人。

如果搁以前你和他说他会为了别人争风吃醋,他不把你整个死去活来决不罢休,但现在他就还真的是这般患得患失,谁让他遇上了那个叫梅良心的人呢。

从十三年前他和他爹从梅岭把这个中了火寒毒的毛球捡回琅琊阁之后,他们的孽缘就开始了。

拔毒后他负责照料那个还没好全就想着作死的家伙,好歹让那人活了下来,然后他又动用琅琊阁的关系为那人铺路让他成为琅琊榜首,之后又助那人建立江左盟,那人一句话他就从廊州跑去了南楚,然后在南楚装神棍装了将近两年。

这期间那人每次飞鸽传书都是【蔺晨,玩归玩别误事了。】【蔺晨,南楚动态如何?】【蔺晨,务必让他们此时进金陵。】云云,你看看这人是不是没良心?!

但就算如此那人的一句话还是让他从南楚快马加鞭的赶到了金陵,谁知道他还没来得及歇息一会那人又让他给另一个毛球治病,不治病还不给饭吃,有天理没有?奈何他也只能照做,谁让他先喜欢上那人呢。

那人总是说此间事了就和他还有飞流出去游荡江湖,去亲眼看一看翔地记里的大好河山,但好不容易赤焰冤案得以平反这大梁边境又硝烟四起,他那个人万万是不会让他家竹马去以身犯险,硬是拉着他去骗人然后亲自上了战场。

为了这件事他们吵过不止一回,然而他还是被那个没良心的给说服了,不过那人食言他却不会失信,于是他去应征入伍穿上了那丑的不行的盔甲当了那人的亲兵。

本以为那人绝无活路,谁知道却在机缘巧合下得到了解毒的方法,这次他再没让那人有机会反驳,等战事一结他就带着那人和飞流一起回琅琊阁去了。

经过一番调理那人总算恢复到可以见人的地步,而他的那些个旧人也很识相的只是偶尔遣人送来各种药材和书信并未前来打搅。

那人没了事情可做,每天就在暖阁里看着翔地记,要不就是坐在暖炉边看着飞流玩耍,再不是就和他下上几回棋,虽然每次都耍赖就是。

明明现在就和他期望一样,但他蔺晨蔺少阁主却总是不安心,他总觉得那个人下一秒又会被一封金陵来的书信给叫走,虽说他不是矫情之人,但爱上一个人该有的情绪他一样没能免俗。

不过你爱他还是爱我这种话他还是问不出口的,也就只能自己憋心里。

他也不记得过去了多少日子,某一天他醒来就看到飞流和那人站在他房门外,两人边上还有收拾的妥妥当当的包袱,他还没来得及说话那人就开口了。

“蔺少阁主可还记得在金陵时许下的邀约?难道要等我们变成老头子才去实现?”

“梅长苏,你大爷的。”

两人带上飞流去了顶针婆婆那吃辣花生,又去了秦大师那吃了斋菜还探讨了一阵子佛法,之后更是去看了猴子和佛光。

世人皆知琅琊阁阁主和琅琊榜首江左盟宗主扶持到老,一生一世一双人再无分开过。





  46 5
评论(5)
热度(46)

© 大米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