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米米

软萌易勾搭,欢迎来耍,其他戳“关于我”

 

【靖苏】对牛弹琴 (甜饼 肉有 短篇一发完)

梅长苏早就知道那萧景琰是一头倔强的大水牛,但不知他现竟如此的厚脸皮,莫不是在他不知道的时候被蔺晨带坏了去?

若蔺少阁主得知他耗费精力辛苦救回的挚友在心里这般埋汰他,肯定又要大呼他梅长苏个没良心的将他用完即弃就罢居然还如此冤枉他,真当是有了相好不顾挚友的典范。

要说我们的梅大宗主为何会如此,还需从三日前说起,三日前正是已被称为琰帝的萧景琰从金陵赶到琅琊山的日子。

得知梅长苏尚在人世的萧景琰以微服出巡之名带着三两亲兵便快马加鞭的赶往琅琊山,在见到梅长苏的刹那被世人称为冷面帝王的萧景琰竟是霎间落下泪来,这一下可真把其他人给惊到了,蔺晨的调侃之言也愣是被他硬生吞回肚去。

最后还是梅长苏用哄飞流的语气连哄带劝才让那已为帝三年有余的帝王止住泪水,但就算不再落泪萧景琰竟是恍如回到孩童时期般,就那么一脸委屈的直直望着梅长苏,不言不语也不肯移动分毫。

梅长苏无法只得将旁人皆遣了出去,其他人刚出去他就被景琰给抱了个结实,看着心心念念的人的这般举动他又何尝不伤心呢,是他梅长苏负了他萧景琰,他骗他瞒他,让他尝尽失而复得得而复失的苦。

他之前准备的说辞被景琰这么一搅已经无法也不想再提了,就让他再任性这么一次,往后无论景琰说什么他照做便是,他也已不是那搅弄风云的苏哲了,他只是他萧景琰一人的梅长苏。

思虑理清后他也觉得轻松了许多,之前他的确是思虑过重,往后也是该轻松度日了,等他回想起景琰的时候那人也恢复了一些神智不再如一开始那般。

“景琰,我并非有意欺瞒于你,如若不是老阁主和蔺晨合力我早已骨埋梅岭,现今还能活着我出征前也是未曾想过的。”这些都是大大的实话,他服下冰续丹之时就没想过还能活着离开北境,他的身子他自然清楚。

“小殊..........我又如何不知道!在得知你病逝于北境后我就已从母后处得知你的.....真实情况,我不怪你,我只是怨我自己!怨自己为何没能早日认出你,还三番五次对你说出诛心之语!”
亲耳听到这些话更是让萧景琰感受到了锥心之痛,在小殊又一次受苦之时他又不曾在一旁陪伴。

“景琰你....你莫要这样,你看我现在不是蛮好,我和你回金陵去,我还要向静姨赔不是呢,这次又让她伤心了。”关心则乱,而且他又如何忍心让思念许久的人这般痛苦,于是绕是能舌战群雄的梅大宗主也只能找出这般蹩脚的话题来转转眼前帝王的注意力。

“小殊你真的愿意和我一同返回金陵?!”听到梅长苏说愿意同他一起回金陵的话,萧景琰全无帝王之仪,愣是一下原地跳起,于是一声巨响后就只见琰帝蹲在地上捂着脑袋发出呻吟。

“景琰!!你怎么这般不小心?!过来,让我看看,你现已是帝王如若撞坏了脑袋大梁要如何是好?”他哭笑不得的看着前一秒还哭哭唧唧的竹马下一秒就一跃而起,然后撞到了头。

“小殊你整日就顾着天下,我若撞傻了你可心疼?你可还要我?”本还欣喜着的萧景琰一下就耷拉下了脸,又是一脸委屈的看着梅长苏。

“噗,景琰你....你让我说你什么好,真真是头水牛,我之前的话都是对牛弹琴了?竟还不知我心意?”绕是本身还担心着景琰伤势他也忍不住笑了出来,这头水牛真是让他又好气又好笑,不过随后他也因自己就此把隐藏已久的心意如此轻易的说了出来羞红了脸。

“我又如何不知长苏你的心意?但我不这般,你会如此轻易说出口?以后我唤你长苏可好?长苏你再对我说一次可好?”连耳尖都染上绯色的长苏让萧景琰看直了眼,他家长苏脸红的样子才是真绝色!这样的神情他还想看到更多!

“!!!萧景琰你!莫要得寸进尺!你什么时候学的这般油嘴滑舌?!”这真的还是他那水牛吗?居然这般的厚脸皮!

“长苏你不一日不说我就一日这么揽着你,让大家进来都看到。”

“景琰.......我爱你,满意了罢!还不快放开我,让人看去了成何体统!”为了不让蔺晨他们看了去,他梅大宗主这老脸也是豁出去了。

“长苏,我也爱你,今生今世有你足矣。既然我们已经表白了,那么接下来是不是该更进一步了?我知你身子已大好,但我仍会小心的。”说罢萧景琰不理怀中人的挣扎公主抱着他往内室的软榻走去,之后更是顺手拉上了内室的门。

能让他江左梅郎如此气急败坏的估计也就只有现今琰帝一人了,这么想着他也只能束手就擒了不是?

肉点不老歌



刚帮长苏清理好身子穿好衣物景琰就被再也按耐不住破门而入的飞流给丢了出去,要知道两人互诉衷肠后又多番云雨时间已然过去一日,白日宣淫的两人快乐不知时日过,而飞流可就不开心了,本身陪苏哥哥睡觉的是他谁知水牛一来便霸占了苏哥哥一整天,要不是蔺晨多番阻挠他早进去把萧景琰丢出来了。

而长苏见此也只是在一旁看着并未阻止,包括列战英蒙挚在内的其他人也皆是一副“啧啧啧,你可以啊,居然做了一日”的看好戏表情。

于是琅琊阁那日之后的景观就是白日琰帝在庭院中眼巴巴的看着长苏和其他人各种搂抱,夜间自己苦兮兮的在离长苏住处最远的厢房内独眠,更绝的是长苏住处不知谁外挂上了一块水牛与闲杂人不得入内的牌子。

所以说小不忍则乱大谋这句话还是有大道理的,我们的琰帝这不就亲身体验了一把吗,差不多五日后才被准许踏入长苏住处的景琰哭哭唧唧的扒着长苏不愿撒手被蔺晨嘲笑了个够,然后他恼羞成怒和蔺晨打了起来这就都是后话了。

Fin.

===================================


作者OS:憋了一个下午+晚上才憋出了这锅不好吃的肉,从来没写过古风肉看在我今天还要面试却撸肉到半夜的份上,要揍轻点 orz


这次撸到后面算是有点烂尾,卡肉卡的剧情都忘记了是我的错【。


也许有番外也许没,之后估计三天一短篇复健www

  103 2
评论(2)
热度(103)

© 大米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