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米米

软萌易勾搭,欢迎来耍,其他戳“关于我”

 

【靖苏】此去经年 (上)

虽然知道这一日早晚会到来,但内心却还是妄想着他不会发现,妄想着能以梅长苏这个身份离去。

蔺晨在聂大哥和冬姐以及其他人面前的那般7说辞目的何在他也不是不知。

他定是恼他,他只是来金陵短短两年却把身子透支如此,就算有晏大夫常日调理但也已无法挽回。

在前往金陵前他答应过待一切安定他们两人便带着飞流一起游山玩水悠闲度日,然而现在只怕他是要食言了,蔺晨定是昨天把脉就已经知道自己的身子有多差,不然他又怎会故意当众说出那番话。

但他又有何法?在金陵帮助景琰本就是步步为营不容许一点的分心一点的差池,否则全盘皆输。

他选择彻底解毒也是为了这些,既然当初他已做出选择那便再无回头路可走,他从不后悔,如果时光了倒流他也会做出同般抉择。

只是蒙大哥与霓凰的那些话让他觉得自己早已如同石头般冷硬的心再次隐隐作痛,他终究是伤了他们。

他千算万算把自己也算计进去,但他却没有想过在他功成身退身死之后,这些如此关爱他的人又该是如何的伤心痛苦。

并且这些痛不会随着他的离去消失,只会蛰伏在他们内心,让他们更无法忘却这一切,让他们止不住内心的自责与不甘。

他们是那般好的人,但他终究还是负了他们,但事已至此他梅长苏只能来世再还他们的恩他们的情。

“你又在乱想些什么?!现今靖王已成太子,你还有何担忧?不过一日你又这般过度思虑,是嫌自己命太长了吗?!”蔺晨觉得自己要活活被梅长苏给气死了,真不知晏大夫是如何忍耐他两年之久?!他与他相伴十三年,他知他的苦,但绕是如此他也无法容忍他这般自寻死路。

“虽然景琰已经被封为太子,但登高易跌重,需要注意的事还很多,切不能因此放松警惕。”他又何尝不知此时还如此耗费精力对他身子百害而无一益,但他如何放心得下景琰呢,那个人因他才会被卷入夺嫡之争才会成为太子。
“你!你就作死你自己吧!我懒得理你了!”蔺晨真的是不想理这个人了,做人为何要活的这般累?!

“咳咳咳!蔺晨!我.......”看到蔺晨被气的甩袖离去他知道挚友是真被气急,但奈何他普一开口就止不住的咳嗽,最后更是喘不过气来就此失去了意识。
“长苏!!!你,你要我说你什么好啊!”听到身后的咳嗽声蔺晨本就想停下脚步,但想到那人的行为就又气不过于是继续前行,只是身后突然的寂静还是让他忍不住转过头去,这才发现梅长苏早已失去意识。

之后又难免了一阵的兵荒马乱,甄平和黎纲更是进出个不停拿完这样拿那样,而蔺晨和晏大夫更是面色凝重的施针配药。

卫峥和聂锋他们自知派不上用场未免阻碍治疗只能在门外焦虑的等待,卫峥更是走个不停深怕自己一停下来就会忍不住冲进房去一探究竟,那可是他的少帅啊!!!!

又过了约摸一个时辰晏大夫和蔺晨才从房中出来,看他们的模样房中之人定是暂时无恙了。卫峥和聂锋立马推开房门进入到房中,看着双眼紧闭面色苍白卧在榻上的梅长苏,他们差点就此落下泪来,这真的是他们的林殊吗!

林殊是个什么样的人没人比他们更清楚,从小无病无痛,何曾如此病卧在床?!林殊是个小火人,但现在却极度畏寒。他以前武艺高强,现在却手无缚鸡之力。

上天为何要如此待他?!如此对待这个受了这么多苦的人!

但就算内心再多的不愤他们也不能表现出来,他们如何能在这个节骨眼上因为自己的个人情绪给少帅/小殊带去更多的负担。

现在只求靖王殿下可以成功为他们翻案,那这人所受之苦也算是没有白费。

============================================

明天把下给撸了,下会有榛子酥梗,电视剧去掉了但我还是很想看只能自己写了【。

好久没撸文生疏的不行,古风更是第一次 orz

  28 2
评论(2)
热度(28)

© 大米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