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米米

软萌易勾搭,欢迎来耍,其他戳“关于我”

 

【盾条】邪恶的小汽车人 (纯拆)END

合金盾和发条对接的那些韵事几乎整个寻光号的船员都知道,哦,可能除了挡板,不过反过来说,如果他知道可能才比较让TF觉得惊讶。

 

发条喜欢记录一切事物,包括他和合金盾对接时的情景,当然这些影片是不外流的,只作为他们两个独处时或者对接前一起观看的情趣小电影,不过这可不是他被合金盾和其他船员戏称为“邪恶的小汽车人”的原因。

 

发条并不是非常热衷对接的那种TF,但绝对是非常享受的类型,并且他乐于在每次的对接中尝试各种各样的姿势、情趣游戏、情趣道具,对他来说对接次数不需要多,只要每次对接都能让他享受到就好,而明显合金盾对此也充满了兴趣。

 

在寻光号上有一个可以匿名发帖的内部论坛,里面什么样的贴都有,而其中有个匿名的写手的合金盾\发条拆卸文历久不衰一直在热门榜上,只是几乎没有TF知道那个写手其实就是发条,而他写的内容全部都是他和合金盾的每一次真实对接,而合金盾则是每次都宠溺的抱着他让他靠在自己的机体上写作。

 

今天合金盾在背离的酒吧才喝了一杯高纯度能量液就被发条在内线叫了回去,他离开前还被背离和小诸葛他们笑称他已经被发条吃的死死的了,这点合金盾倒是不否认,否则谁会乐意陪着伴侣一起去寻找他的前任?

 

合金盾在走回他们房间的途中CPU一直高速运转着,这次发条又准备给他什么惊喜呢?他回到两人的房间发现房门居然没有锁上,而等他进去,看到的是装甲全无裸机状态的被用绸带绑在了他们的充电床上方,并且他一进门正对着的就是发条的对接面板。

 

发条现在是呈大字型被绑在了充电床上方,双手被好几根绸带绑住吊在了头雕顶部,并且被打成了一个礼结,双腿则是被绑在了充电床两边的铁柱上,机体中部则是被一个由绸带构成的大大的蝴蝶结,这简直就是在说【快来拆我】吧,合金盾敢打赌发条肯定不知道现在的他是多么的诱人。

 

在合金盾的光学镜因为眼前充满情色的画面变成深沉时,发条的光学镜也已经捕捉到伴侣的成像,对于自己的精心打扮能让合金盾产生这么强烈的欲望让他很满足,而且他还事先在准备了一些小道具,那些他早就想尝试一下但是合金盾怕他受伤却一直不愿意的小玩意。

 

“所以说,是谁帮你的?你自己肯定没办法把自己绑成这样,你让其他TF碰到了你的机体?并且是机甲全无的裸机?!”

“你知道我不会随意让其他TF触碰我,而且大型的TF控制不住力道容易让我受伤,我是让挡板帮忙的,看着那个小可爱面甲爆红手忙脚乱的帮我打结可是一种享受。”

“你的恶趣味什么时候才能停止?小心狂飙明天来找你算账。就算是挡板你也还是让除了我以外的TF触碰到你的裸机和看到你如此诱人的一面不是么?而且你故意没有锁上门,就是享受这种刺激感吧,如果我没回来前其他TF意外进来了...........”

“狂飙才不会来找我算账,他该感谢我,锁门那个你怎么知道不是我忘记了,后面那些可都是你自己说的哦,我可从来没那么想过。”

“你的表情可不是那么表达的,你可真是个邪恶的小汽车人不是么?坏孩子就必须受到惩罚,而且你都贴心的把小道具准备好了。”

 

合金盾把房门锁定后,走到了充电床边,他在发条边上那堆小道具堆里挑选了起来,既然他的伴侣如此期待他又怎么能让他失望呢,在经过一番挑选后,他拿起了一个看似普通深紫色仿输出管情趣道具走向一旁等待已久的发条。

 

他弯下机体熟练的打开了发条对接面板的暗扣,对接面板打开后合金盾却没有下一步行动,而是把目标转向了发条的腰部和大腿内侧,他一边用手爱抚着发条的腰部线路一边舔舐着他的大腿内侧,满意的感受到发条那随着他的爱抚和舔舐绷紧的机体和发声器中不断发出的呻吟,呻吟响起后合金盾更加卖力的啃咬舔舐着这两处,他知道这两个地方是发条的敏感带。

 

果然在他卖力的啃咬和舔舐下发条的接口已经在不停渗出润滑液,流出的润滑液滴落在刚好处于接口下的他的肩膀上并且沿着在装甲往下滑去,在确定发条的接口已经产生足够的自体润滑后合金盾才放弃继续刺激发条的那两个敏感带,转而把放在边上的仿输出管道具缓慢的插了进去。

 

虽然没有经过扩张,但是有足够润滑的接口还是很好的吞入了体积不算小的道具,在道具只剩下尾部露在外面的时候合金盾打开了道具尾部的开关,很快发条就知道为什么合金盾会选择这个看似普通的道具了,开关一打开这个仿输出管的道具就在他的接口内震动了起来,如果就这样也没什么,只是随之而来的是道具顶部不断释放的微弱电流以及越来越猛烈的震动。

 

在接口内道具的刺激下发条快把自己的机体绷到了极限,如果不是还被绸带绑着他早就瘫软在充电床上了,很明显这也不是普通的绸带,毕竟在他们赛博坦人的大力扯动下还毫发无损的怎么会是普通的东西。接口内的道具持续着放电和震动,并且每一下都撞击在他接口内的敏感节点上,他自己都能听到他内置风扇的巨大轰鸣声了,而且在系统过热警告不断袭来的当下他要保持清醒实在是太困难了,所以他放纵自己掉入机欲的漩涡。

 

之后合金盾更是不停地把那个道具抽出又猛地插入,在发条以为自己要因为这个道具达到首次过载的时候合金盾却用手指堵上了他输出管上的小口,快感被生生抑制的感觉并不好受,但是以发条那本就被捆绑而且瘫软无力的机体的那点挣扎看起来更像是欲拒还迎的挑逗。

 

“这么容易让你达到过载就不叫惩罚了,你说对吧,发条?”合金盾一边说一边拿过桌上多出的绸带在发条增压挺立的输出管上打了一个漂亮的结,然后把发条接口内还在兢兢业业震动着的道具抽了出来丢在了地上,并且打开了自己的前置挡板,前置挡板一打开他那增压到极限的输出管就弹了出来,他双手放在发条的腰部两侧,把自己的输出管缓慢的插了进去。

 

“呃...........啊.............太...........大............了!”就算经过之前道具的扩张但是合金盾那比他接口大出许多的输出管还是让发条感觉到了疼痛,他之前从未试过接纳合金盾增压到这个程度的输出管,发条这才知道合金盾一直以来的隐忍。

 

“这可是你自找的,而且你虽然这么说但是你的接口却很好的吃下了我的输出管啊,而且紧紧咬着不让我离开。”合金盾虽然把自己的输出管全数插入了发条的接口内,但是却被接口紧紧吸住无法移动,他只能先让发条放松机体,而最好的做法就是刺激他的敏感带。

 

在合金盾的爱抚和舔舐下发条的机体放松了很多,连带接口也不像刚才一样难以移动,但合金盾只是用输出管在发条的接口内缓慢的移动,研磨着接口内壁上的传感节点,在发条忍不住用大腿磨蹭他的机体的时候才快速的抽出输出管然后一下子插入到最深处。

 

合金盾的输出管每一下都进入到发条接口的最深处,折磨着那早已湿得不行的能源镜,然后又是抽出再插入,在他的刺激下发条的输出管持续增压着,却因为被绑住而无法发泄,不断增加的快感无处宣泄的痛苦让发条不住的扭动起了机体。

 

最后合金盾在又一次猛烈挺进后把次级能量液都射入了发条的次级燃油箱,同时也解开了一直束缚着发条输出管的绸带,几乎是在他解开的瞬间发条就达到了过载,被抑制已久的过载比往常更加的猛烈,发条差不多是马上就下线了,而他射出的淡紫色能量液也沾满了他的腹部和合金盾的机体。

 

在发条以为可以休息的时候合金盾解开了束缚着他双手的绸带,然后发条就被突如其来的快感的激的从发声器中发出了大声的呻吟,原来合金盾移到了他的背后让他的机体悬空在他的输出管上,绸带一旦解开他的接口就直接吞入了合金盾的输出管。

 

这样的姿势让输出管甚至顶开了能源镜进入到了次级燃油箱,之后发条几乎没有什么意识,他只是坐在合金盾的输出管上被他大力顶弄冲撞,除了呻吟他已经什么都做不了了,更不要说本来他准备记录下这一切的,合金盾一边在发条接口内撞击着一边用手指爱抚着他的腰部线路,嘴也没闲着轻轻啃咬着发条的颈部线路,在合金盾的多重刺激系啊,没多久发条就达到了二次过载,紧缩的接口让合金盾再次把次级能量液射入了发条的内置油箱。

 

之后累的完全无法动弹的发条能感受到的就是合金盾解开了束缚住他腿部的绸带,温柔的帮他擦拭他的机体,然后轻轻的把他放在了充电床的另一头,在过了一会后,发条在合金盾的环抱下彻底进入了休眠。


Fin.

  53 12
评论(12)
热度(53)

© 大米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