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米米

软萌易勾搭,欢迎来耍,其他戳“关于我”

 

【咕咚】救援行动

断片儿了的Na哥哥:

顾顺x李懂
有些什么军事用词不标准,战略分配不对的情况就……
HE,他们只配吃小甜饼!!
欢迎跟我爱的讨论,比心心❤


  1
   顾顺刚从国外回来,就接到上级命令。协助蛟龙三队去解救被海盗绑架的我国人质。在看名单的时候,有一个名字赫然在列,他有点吃惊不敢置信。
   “李懂?”
   “是,是蛟龙一队的狙击手李懂。”
   “到底怎么回事?”
   出国前,顾顺对李懂有一段短暂的告白。那是多次的生死经历后萌发的感情。他们曾经在热带雨林的山洞里互相依偎,也曾在广袤无垠的沙漠中热吻。可李懂说他想多了,别把战友情跟爱情混在一起。顾顺说,还是你好好想想吧。
   出国深造的三年间,顾顺固执的没有联系过李懂。但他一直从战友的只字片语中拼凑李懂的现状。听闻他的成长跟经历,变成顾顺在异国他乡接受极限训练的唯一支柱。
   回国前不久,他接到一个电话。那边一直没有声音,顾顺喂了很多声后终于想起了什么。他说,我快回去了。那边电话挂断。
   顾顺知道李懂终于想明白了,满心欢喜。可还没见到人,却在一份人质名单中看到让自己魂牵梦绕的名字。
   “协助蛟龙一队的索马里政府军里,有个对方的卧底。我们的行动暴露,政府军尽全力掩护走了我们几名队员,可是李懂所在的直升机被对方炸毁。”杨锐现在是蛟龙突击队的大队长,因为被绑走的是他的老队员,所以这次他又亲自请命,带领三队去解救人质。
   “李懂没事?”
   “是。”杨锐推过电脑敲击了几下,便把屏幕转向了顾顺方向。“从视频里看他应该是受伤了,所以我们这次的任务必须要快。”
   顾顺的心被揪紧。
   视频里,那个人的脑袋依旧倔强的高昂着。他似乎受了很重的伤,满身的血污,肩膀还粗糙的绑着绷带。他的脸有些肿胀,可是一支眼死死盯着镜头,眼珠不定焦的晃动着。
  一个蒙面的海盗突然扣住李懂的下巴,一把匕首架在了他的脖子上,他用英语叫嚣着,让中国外交部施压政府军放了他们的首领,不然他们就杀死中国人质。
  原先明晃晃的匕首突然被血液遮盖住,李懂没有挣扎,任凭血顺着匕首的放血槽滴落下来。海盗说,给你们三天时间,三天后就是公开处决,说完屏幕一黑。
   顾顺一拳砸在桌子上。
   “他们把李懂身上的定位器拆了,我们已经侦测到定位器最后一次发送信号的位置。可是也不排除他们会更换地点……”杨锐话没说完,通讯兵急忙跑过来。
   “报告队长,我们发现李懂定位器又再次发送信号了!在上次位置西南方向约60公里!”
   “会不会是对方的疑兵之计?”三队队长郭斌问道。
   杨锐在地图上按照标尺画出位置,那里在港口的西南边,一个深入腹地的小镇。“不管怎样我们都只能去试一试。”
   顾顺突然想到什么,拖动进度条又反复看了一遍那个视频。“是旗语!”他大声的说,激动的握紧了拳头。
   “旗语?”
   “你们看他的眼睛!”顾顺把视频调到前几秒,李懂死死盯着屏幕。因为视频压缩的关系,只能隐约看到他的眼球在上下左右的转。
   “快,找技术人员把这个视频放大!”
   旗语,是我军通信兵必须掌握的一项科目。在无线电被干扰的情况下,旗语是唯一可以远程的通讯方式。旗语也是各国各不相同,李懂用的就是我国的旗语。
   他传达出一个信息,移动。


2
  “我们这次任务没有支援,为防止像上次任务一样出现告密者。这次我们要跟随联合国的物资船进入博萨索港,然后在交战区突利尔城集合,趁夜奔袭多玛尔小镇。武器只能轻装上阵,我们是潜入突袭,目标只有一个,救出我方人质。”
   出发前杨锐扭过头看着身后穿着便装的队员们。一队长徐宏,三队长兼机枪手郭斌,通讯兵刘洋,机枪手唐明伯,医疗兵杨昭,狙击手顾顺,观察员候永。
    他们穿着宽大的袍子,用头巾遮住了自己那一头标志性的短发。顾顺提着一个旅行箱,只有他是一身干练的装扮。
    直升机降落的气旋鼓动着他们的衣服,枪械硬朗的线条凸显在了布料之下。他们顶着风坐上了直升机,向甲板上的战友们敬礼。
   李懂,我来了。
   飞机被火箭弹击中后,李懂跳向了最近的一个天台,那只是一瞬间求生的反应。落差有点高,他努力弯曲身子做好冲击姿势,可还是在跌落的时候听到了骨头断裂的声音。
   他用胳膊护住了头,只要人活着就没事。楼下响起剧烈的爆炸声,他只给自己半分钟的休息时间。通讯器掉了,他不知道楼下什么情况队员们都怎么样。
   疼痛在折磨他的意识,可李懂依然强忍着疼痛想爬起来。可以确定左臂跟左腿骨折,肋骨也断了,呼吸都变得困难。
    他从战术背心里掏出应急的止痛针,用嘴拔掉针帽,扎进了骨折的那条腿上。先止住疼,必须要出去。
    他踉踉跄跄的站起来,拖着伤腿挪动着。他把手枪拿在手里,咬着牙才拉动了枪栓。这一刻,他做好了牺牲的准备。
   听说罗星的手术很成功,他有可能再站起来。听说佟莉要结婚了,真替她高兴。听说陆琛的孩子出生了,是个男孩。还有……顾顺要回来了………
   天台的门猛地被撞开,李懂击毙了第一个人。第二个人的枪口崩裂出火花,子弹打穿了他的肩膀。枪甩了出去,倒地的时候他又想到了顾顺。
    真丢人,又要被他瞧不起了。
    李懂以为自己死了,可是全身剧痛又把他拉回现实。他试着动了一下,也只有末端神经短暂的回应。他张嘴,只发出嘶哑的啊啊声。
    “你醒了?”有个中年男人急忙凑过来,手里端着一碗水。“喝点吧。”他用手指蘸着水,一点一点润着李懂干裂的嘴唇。“我是随船的医生,这里条件有限,暂时帮你止住血了。”医生说。
    谢谢,李懂只能摆出嘴型。
   “不…应该是我们说谢谢,谢谢祖国来救我们,谢谢你们…”医生哭了,泪珠啪嗒啪嗒的滴在干草垛上。
    “海军…会…会来…救我们…”李懂嘶哑着嗓子,努力的拼凑出一句话。
    “嗯!”
    南非的天气闷热潮湿,医生最害怕的事还是发生了。李懂开始发烧,伤口那里又再度殷出血来,苍蝇蚊虫闻到了血腥味,直扑而来。
   关在牢房的几个中国人都轮流的帮李懂驱赶蝇虫,医生拍打着牢房的铁门,用英语大声的求救。“救救他,请你们救救他!他需要抗生素!求求你们!”
   门外的海盗并没有理睬他们,不耐烦的用枪托回砸着门,叽里呱啦的说着当地土语。
   “救救他!救救他!”医生没有退缩,一直喊着。
   这时,外面突然吵杂起来,两个蒙面的海盗走了进来,用枪托把看护李懂的人砸倒,一把将李懂拉起来就往外架走。医生扑过去,拉住其中一个海盗,央求着:“救救他,他快死了!”海盗一脚把医生踹倒。
    海盗们把李懂绑好时,他就有点恢复精神了。他盯着镜头,有些迷离。当听到海盗说到中国政府施压的时候,他明白了。
    他的手被反绑在身后,没法用摩斯密码。双脚也被绑着动弹不得。他想到了旗语,希望视频发过去的时候,会有人注意到。他的定位手表在被俘时被一个海盗撸走了,之前他关闭了定位,希望那个蠢货能把手表打开把信号发送出去。
    视频录完,一个海盗首领还是让人把李懂的伤稍微精细的处理了。他还是怕中国海军会报复,毕竟他们只是想要回自己的首领,并不想给自己惹一个强敌。
  
3
      蛟龙三队胜利登岸,他们迅速淹没在码头熙熙攘攘的人群里。
   “蛟龙呼叫洞幺,蛟龙呼叫洞幺,蛟龙已成功登陆。”
  “洞幺收到,你们只有48小时完成任务。我们已经联系大使馆与海盗首领交涉,尽量拖延时间。但你们务必在6号17时返回码头,有船接应。”
   “蛟龙明白。”
    杨锐在码头边,留意每一辆停靠的车,终于找到一辆没有拔钥匙的小型货车。他用眼神示意三队队长郭斌跟通信兵刘洋,迅速的上车发动了车子。
    “徐宏杨昭唐明伯你们在哪?我们找到一辆货车。”
    “我看到你了队长,我们马上过去。”
   “顾顺候永,你们呢?”
   “我也找到一辆车,马上出发。”顾顺发动车子,载着候永驶上马路。
     两辆车子快速汇合,一前一后行驶在陌生的他国街道。
     他们用最快的速度离开了博萨索,前往政府军与海盗交战地突利尔。夜已深,队员们把伪装用的大袍子全都堆在车里,又用干草树枝把车子隐藏在废墟中。
    “我们需要快速通过交战区,郭斌刘洋跟我从左侧穿过。徐宏,你带杨昭唐明伯从右侧穿过。顾顺候永,制高点掩护!”
     “徐宏收到。”
     “顾顺收到。”
     几个人迅速的消失在夜色里。
     这里之前应该是一个繁华的小镇,可也因为武装海盗的肆虐变得残破不堪。街道上只有零星几处光亮,两队人身着深色的作战服,利用暗处做掩护穿梭在街道上。
     “右侧安全。”
    顾顺在瞄准镜里看到一个持枪的海盗突然从黑暗中走了出来,杨锐猫着腰从身后一击必杀。
    接着有一人冲了出来,刚想张嘴大喊,噗的一声头骨炸裂躺在了地上。
    “幸好用了热像仪……”顾顺嘟囔着。黑人晚上真看不清。
    “左侧安全通过!”
    “右侧安全。”
    “走!”顾顺把枪背在身后,带着候永快速的下楼归队。
    他经过一个街角,一个直升机残骸的轮廓安静的躺在那里。不久前,李懂就在这架直升机上。可现在……李懂你在哪……
     三队趁夜奔袭了六十公里,天亮前,他们已经出现在多玛尔小镇的边缘。
     “蛟龙呼叫洞幺,蛟龙呼叫洞幺。蛟龙成功潜入敌穴。”
     “洞幺收到!李懂信号位置稳定,在你们东南方50米。”
     杨锐看了一下自己的手表,舰上已经把位置共享发送给他们,象征李懂的那个红点一直在闪烁着。
     为了防止海盗发现他们,行进都是在悄无声息中进行。
     虽然是武装海盗,军事素质离北非的恐怖分子差太多,毕竟这些海盗之前也都是被生活所困的普通渔民。小镇边缘的嘹望哨也只有一个海盗在执勤,小镇入口处也没有设卡。
   一行人趁着夜色掩护摸到嘹望哨下,杨锐用手势告诉顾顺占领制高点,顾顺表示明白,带着候永猫腰摸上嘹望哨。
   海盗还没明白就被扭断了脖子。俩人把尸体隐藏在平台角落,用箱子跟帆布遮挡住防止被发现。
   “狙击点已就位。”耳机里传来顾顺的报告。杨锐回过头对身后的队员们摆出一个前进的手势。
   顾顺在红外望远镜里看到杨锐一行人成功进入红点标注的位置,过了几分钟,耳机里就传来杨锐的声音:“潜入成功。狙击点保持警戒。”
   “收到。”
   顾顺很在意,他希望那里就是关李懂的地方,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


4
   天渐渐的泛起了鱼肚白,为了防止被发现,顾顺找了些干草盖在自己身上。候永在一旁,困意侵袭着他,想闭眼却必须努力的睁眼。
   从下了船他们就没睡过,又趁夜奔袭了六十公里,困乏折磨着他的身心。候永偷偷的掐了自己一把,强迫自己打起精神。
    “先睡会吧,我来继续。”顾顺掏出块口香糖放进嘴里,给自己补充点糖分。
    “我没事。”顾顺一跟他说话,候永就稍微精神了点。
    顾顺扭过头,看了看旁边这个年轻稚嫩的面庞,突然想到了他跟李懂的第一次见面。一张同样稚嫩不服输的脸。
   “你什么时候跟着李懂的。”
   “大概一年前。”
   “他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
   “人。”
   “李哥告诉我,你们以前搭档过。”候永对这问题有些疑问。
    都已经是李哥了,顾顺想。“我这不出去了几年,好久不联系了。”
   “李哥很照顾我,也教了我很多。他是个很出色的狙击手。”
    “是吗。”原来已经可以用出色形容的地步了。
    “上次任务正赶上我急性胃痉挛,李哥没带副手。不然…也不会让他落单了…”候永懊恼的捶了一下边上的石墙。
   “不怪你。”顾顺说。“他有没有提到他以前的搭档?”
   “谁?”
   “罗星。”还有我。
   “李哥会经常去看罗哥,在休整的时候。执行任务的时候,也经常提到你。”
    “是吗。”顾顺回答的很平淡,可内心已经泛起波澜。
   “顾顺顾顺,狙击点撤。速来集合,收到回复!”耳机里突然响起杨锐的命令。
    顾顺把手指搭在耳机上,回复:“顾顺收到。”
   

     医生小心的替李懂清理着身上已经干涸的血污。他还在发烧,对方只不过给他换了一个干净的屋子,一卷绷带跟几支消炎针。
    因为近些年来联合国联合打击海盗,海盗的物资也是紧张的。能给消炎针,已经是比较好的待遇了。
    拆开绷带,黏连着皮肉,撕扯下,让昏迷中的李懂都被疼痛折磨醒。他从喉咙里发出闷哼声,全身都在颤抖着,冷汗接着就渗了出来。
    “没事没事,我给你清理一下伤口,打上针就好。”医生的手也在发颤,眼泪直在眼眶里打转。“会…会很疼…你疼就喊出来,不然你咬着衣服!”
    “我…不疼…”李懂说。“我的左胳膊…还…还有左腿…都…都骨折了…帮我…帮我固定…”
    医生擦了一把眼泪,闷声的答应了。
    因为之前索马里是英国的殖民地,所以至今还是以英语为主要语言。但是各地也都有些类似方言的土语,还好他们抓的这个海盗会说英语。
    他的老婆也在家里,被唐明伯控制了。海盗被绑在椅子上,一脸惊恐。
    “我们是中国海军,我想知道被你们抓走的中国人军人现在关在哪里?”徐宏问道。
    “我们不会伤害你们。”杨锐补充的说。
    “他…他被关在指挥所的牢房里。”海盗说。
    顾顺跟候永正巧翻墙进来,跟屋里的队员们点头示意。
    “他是不是受伤了?”徐宏接着问。
    “是的,他肩膀受了伤。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我只是负责把风的,我什么都不知道!”
    “冷静,冷静!”
   “他们抓了我的孩子,逼我当海盗,我其实不想的!”
   “嘘,冷静,我们知道了,冷静。”徐宏拍着他的肩膀,想让他安静下来。“能给我们提供指挥所位置么?”
    “可…可以。”
   杨锐徐宏郭斌凑在一起研究地图。据了解,通往海盗指挥所的路有四条,而出小镇的路只有一条。指挥所前有一个关卡,配有重型武器,要避免与之正面交锋。
    “为了晚上行动准确,天黑后我要去实地勘察一遍。”杨锐说。
   “这里都是黑人,我们不管怎样伪装,都很容易暴露。”徐宏反驳道。
   “我觉得徐队说的有道理。”郭斌附和。“我们最好能劝说那位妇女,让她帮我们走一趟。毕竟她是当地人,出现在那里也不会有人怀疑。”
   杨锐点点头,看向徐宏:“徐宏,我们一起去做她的工作。”
    在杨锐许诺下会让他们安全的去政府军控制的地方,并且一家团聚后,那位妇人终于点头了。
    他们把行动定在下午五点,先由妇人到指挥所附近描述地形。晚上10点行动正式开始,救出李懂及其他人质。凌晨四点突利尔集合,然后一同返回博萨索。
    几个人一起重新对了时间,待妇人烧开热水,大家就暂且就着热水吃起了压缩饼干。


6
    杨锐分配了一下警戒,两人一班,三个小时一轮换,其他人睡觉补充体力。
    顾顺睡不着,闭上眼就想到李懂。好不容易睡过去,就被恶梦惊醒。最后他干脆起来,出了屋外。
    “睡不着,我替一下吧。”顾顺把背后的枪甩到胸前握住。
     “杨队,你去休息吧,这里我来。”徐宏说。
     “你之前受的伤没好,还是我来。”杨锐用命令的口吻说,“顾顺留下。”
      徐宏只能伸手拍拍顾顺的肩膀,进屋休息去了。
   “嘹望哨的尸体处理好了吗?”杨锐问。
    “暂时不会被发现。”
   “嗯。注意警戒。”
   “是。”
   南非的太阳从升起来没一会儿就热辣辣的炙烤着大地。顾顺在围墙一侧持枪警戒,衣服吸收着热量,像个大号的暖水袋箍在身上。额头的汗顺着脸部轮廓滴下来,依然没有撼动他的专注。
    四周开始有走动的人,偶尔也能听到穿着作战靴持着枪的海盗经过。
    顾顺雷打不动的嚼着口香糖。
    “顾顺,去休息吧。”杨锐说道。
    “没关系队长,我受训时的极限是奔袭100公里后46个小时潜伏不睡觉。”
    杨锐扭头看了看那个一动不动的人,欣慰的说:“你们都成长了。”
    “队长说的你们,还有谁?”
    “李懂也是以你跟罗星为目标努力着。”杨锐说,“他现在可以算是蛟龙数一数二的狙击手。”
     顾顺心里涌动一股暖流。


7
     打了消炎针后,李懂会有短暂的清醒。他睁眼看着白灿灿的窗口,询问医生时间跟警卫情况。
     医生如实回答,又握了握他的手,说道:“我知道,你想说下一波救援人员快来了。”
     李懂点点头。
    “你在昏迷中一直囔着顾顺,是你什么人?”
     李懂没有回答。
     行动开始。
     妇人回来详细的描述了指挥所周围的地形,关卡执勤几人,附近的建筑全都说了出来。徐宏用中文说,想不到还挺有特工的潜质。大家哈哈一笑。
     刘洋留守,架设好设备确保通讯通畅。队员们检查了自己的武器装备,又再度统一了下时间。等到十点,所有人准备出发。
     妇人拉住杨锐,把一张照片递给了他,央求的说:“她叫杰西卡。”杨锐收下照片,朝妇人点点头。
      “顾顺候永,占领左右两侧制高点。其他人跟我走!”
       “顾顺收到。”
       “候永收到。”
      晚上的月亮皎洁明亮,关卡处的几个海盗聊着天,哈哈的笑着。突然俩人身后都冒出个黑影,还没发声便被捂住了嘴。咔嚓,脖子断裂的声音。黑影拖着俩人的尸体移到掩体后方。
     一个持枪的海盗在走廊处巡逻,探头看了看外边,刚才还在聊天的人怎么不见了,便朝门口走去。突然有人从后边捂住他的嘴,将人拖拽到暗处。
     “门口干净。”耳机传来候永的声音。
     “左侧干净。”顾顺说。
    杨锐带领着队员贴着墙边移动到左侧。那个房间的窗户敞着,几个海盗正在里面喝酒聊天。他们猫着腰从窗口下静悄悄的移动。
     突然徐宏拉住了杨锐,示意他不要说话,又指了指窗口。
     里面的海盗正在聊中国人质。“那个中国小子命真硬。”
     “他是中国军人,首领也不知道怎么想的,扣一个军人在这。这样给我们惹多大的麻烦。”
      “嘘,你别乱说话!政府还要靠中国救济,他们可不敢惹那些中国人。首领就是从这方面施压,咱们的大首领才有可能回来。”
     “我把他拖回来的时候,感觉他血都流干了。可他妈的竟然还能活下来。”
      “他那胳膊估计要废了吧!”
      顾顺看到杨锐他们的停滞,屋子里的海盗们侃侃而谈,估计是在说有用的信息。
     “队长,你们后方来人了。”耳机里传来候永的声音。
      杨锐一行人迅速的撤离。


8
     指挥所是一个回型构造,一层跟两层小楼链接。他们抓的那个海盗没有权利进入指挥所,妇人也只是描述了一下外形。顾顺跟候永靠不停变换观察点,才能指挥杨锐他们前行无阻。
     夜深了,巡逻的海盗们打起了哈欠,困倦的溜达着。有个海盗靠在廊边,刚准备闭上眼就被一股力量从后拖拽下去。嘴被捂住,装着消音器的枪口抵在他的脑门。
     “中国人质被关在什么地方?”
     海盗惊悚的指了指后边,想求饶也没躲过被杀的命运。
     “顾顺,你还能看到我们吗?”杨锐问。
     “可以。”
     “帮我留好这条通道。”
     “是。”
     牢房外的海盗支着脑袋打着瞌睡,直到有人捂住嘴巴也没闹明白怎么回事就去见了上帝。
     牢房里的船员听到外面有声响,起身想要去看,房门便打开了。他们日思月想的中国军人出现在了眼前。
     “久等了,我是中国海军,现在带你们回家。”
      船员激动的上前抱住了杨锐,眼泪止不住的流。他去叫醒其他人,压着嗓子说:“祖国来人了!海军来救咱们了!”
       杨锐掏出名单问:“船长是哪位?”
      “是我是我!”
     杨锐把名单递给船长,说:“你来对一下人员名单。”
     徐宏扫视了一圈,凑到杨锐身边说:“李懂不在这。”
    “你们谁见到我们战友了?”
    “他被单独关起来了,还有陈医生也一起。”
      “郭斌郭斌,你跟唐明伯先把船员们带出去。顾顺顾顺,注意掩护。”
      “队长,找到李懂了吗?”顾顺问。
      “还没有……”
     顾顺狠狠的捶了一下土墙,可眼睛仍在准心内。他四处搜寻着那些小窗户,希望能找到些蛛丝马迹。
      “队长,我好像看到一个关孩子的地方。”候永报告。
        “顾顺,掩护郭斌离开。”
        “是。”
       顾顺看着人质们安全的出了指挥所大门,背上枪快速的移动到候永附近。“候永,你找到李懂没有。”
      “没有。”
      顾顺趴在平台上,用望远镜继续搜寻着那些开着灯或者没开灯的屋子。就在这时,一个在月光照应下的东方面孔出现在窗口前。顾顺瞪大了眼睛,调整望远镜倍数,拉近观察。
     从缝隙中,他看到一侧床上那身熟悉的蛟龙作战服。顾顺的心跳猛地加快,他按着耳机汇报着:“队长,我看到李懂了!”
     “在什么位置?”
     “在指挥所的西南方向。”
     “注意警戒,我跟杨昭马上过去。”


9
    杨锐看到李懂的时候,还是心脏一紧鼻子发酸。杨昭上前快速的检查了一下李懂的伤势,从随身的布袋里掏出药迅速的处理李懂的伤口。
     “下午打过消炎针,海盗给的数量有限,好歹没有再恶化了。他左胳膊跟左腿都骨折,这里没有东西可以固定。”
     “好的我知道了,谢谢你。”杨昭给李懂打上消炎针及镇痛剂,试着叫醒他。
     “您是陈医生?”杨锐问。
    “是的。”
    “杨昭,你背着李懂,我们走。”
    杨昭在搬动李懂的时候,还是疼醒他了。他睁开眼看到杨锐,哑着嗓子叫了声队长。
     “走,我们回家。”
    李懂艰难的点点头。
    杨昭背着他,陈医生在一旁托着,杨锐在前面掩护,转弯的时候正好看到徐宏抱着孩子跑了过来。  
     “顾顺候永,掩护!”
     “收到!”
     顾顺看到他了,那个自己魂牵梦绕了三年的人。他虚弱的没有生气,脸上的结痂像刀子一样刻在顾顺心上。
    “顾顺!在你三点钟方向!有海盗!顾顺!”候永大喊道。
     顾顺猛地惊醒,快速调转枪口,子弹从窗楞的缺口直接打穿海盗的脑袋。
    陈医生只听到一声闷闷的爆裂声,路过时见到那个脑袋被打烂的海盗还是没忍住一阵干呕。
    杨锐退到后方掩护,推着他们快走。
   “杨队!我找到一辆小客车!”郭斌汇报。
   “我们找到李懂了,正在撤退。”
   “候永你守住,我到正面。”顾顺收起枪,又快速的奔去接近指挥所正面的狙击点。
    在杨锐撤退的必经之路上,突然一扇门打开,几个海盗从里面走出来,一群人打了个照面,大家都是一惊。徐宏快速的出枪击毙了前面几个,可还是有人开枪了。
    枪声在寂静的夜里如惊雷一般炸裂。
   “跑!”杨锐大吼道,声音都有些变调。
    枪声让顾顺跟候永也是一惊,看着指挥所的灯一盏一盏点亮,人声躁动起来。“候永,你去把关卡东面那辆车开过来!快!我来掩护他们撤退!”
    “是!”
    杨锐护着杨昭他们,徐宏怀里还抱着孩子,他们形成火力交叉,从指挥所的小楼里撤了出来。后面海盗越来越多,枪声密集。杨锐拉开手雷,往后面抛去。顾顺也在清理着从各种角落里突袭出来的海盗。
    “他们有狙击手!”海盗们大喊着。
    候永开着车一个紧急的甩尾停在指挥所门口,子弹打在钢板上擦出火花。杨昭背着李懂快速窜进车子里,徐宏掩护着陈医生跟孩子也跳进车里。杨锐又抛出一颗手雷,对着耳机喊:“顾顺撤!顾顺撤!”说完跳进车里疾驰而去。
    后边枪声密集火光闪耀,顾顺直接从二楼跳到疾驰的车顶上,从窗户跃进车内。
    车子带着烟尘,疾驰在那条出小镇的土路上。
    海盗们开车追来,子弹打在钢板上直响。“候永稳住方向!”顾顺大喊一声,探出身子踞枪瞄准追车的车胎。
    车胎爆裂,海盗不受控制的急转方向导致车辆打横翻滚。车子连翻了四圈才停下,堵住了唯一出小镇的路,也挡住了其他追来的海盗。身后枪声依旧,人声鼎沸,可因为道路不通,为他们赢来撤离的时间。
    “郭斌快走,我们被发现了!注意,不要开车灯!”杨锐说道。
     他们迅速在小镇入口处汇合,疾驰在南非荒芜的平原上。


10
     持续开出去半个小时,后面仍没有追兵追来,杨锐绷紧的神经可算是放松了。他们中途停车,将孩子抱给妇人,又将李懂抬上客车平躺,让杨昭再仔细检查一遍伤势。
     顾顺也跟着上了客车。
    “蛟龙呼叫洞幺,蛟龙呼叫洞幺。”
   “洞幺收到,蛟龙请讲。”
   “蛟龙完成任务,人质全员安全。不过我们被海盗发现了,不能穿越突利尔地区,只能绕行。李懂伤势严重,希望能沟通大使馆派架飞机过来。”
    “洞幺明白,稍后联系。”
   杨昭先用手摸了摸李懂骨折的位置,因为没有及时处理,肢体有些肿胀。他用木板先将其固定,又从随行的包里把葡萄糖翻出来给李懂挂上。
    李懂睁开眼,印入眼帘的便是顾顺急切又心疼的脸。他张张嘴,却发不出任何声响。想抬手,可怎么也抬不起来。
    杨昭拿出水瓶,想要给他喂点水,顾顺急忙接过来,说:“我来吧。”
    “慢点喝。”杨昭说。便去查看其他人质的情况了。
     顾顺把李懂扶起来一点,将水瓶小心翼翼的喂到李懂的嘴边,可是喂的多洒的也多。水顺着下巴,洇湿了缠在他脖子上的纱布。
     顾顺的心疼的快要炸开了。他抬眼看了一下其他人并没有理会这边,便自己喝了一小口,嘴对嘴的喂给李懂。
    他的嘴唇干裂,又因为发烧温度偏高,口腔里满是血腥味。顾顺贪恋着他的唇,又满是不忍,只能短暂的流连。然后再喝一口,再慢慢推给他。
    李懂抗议的闷哼了声,狠狠瞪着顾顺。因为有水润了喉咙,总能发出点声来。“你疯了。”
    “还行,挺有精神。”因为他这句话,顾顺露出久违的小虎牙。
    李懂送了他一个白眼。
   他们准时到达了博萨索港,中国大使馆的官员接待了他们,一艘政府军的直升机停在停机坪上。杨锐跟官员寒暄了几句,便让人把李懂抬上了直升机。顾顺跟候永争着要求陪着李懂,被杨锐瞪了回去,最后是队医杨昭陪着飞回舰上。
    “队长,他们飞机安全吗?我不放心!”顾顺又想起那个被烧的焦黑的直升机残骸,还心有余悸。
    杨锐拍了一下顾顺的肩膀让他闭嘴。直升机发动,螺旋桨的气旋掀起阵阵狂风。 “敬礼!”杨锐带着其他队员,对着起飞的飞机敬礼,看着直升机飞向海平线。
     17时,一艘印有联合国标志的中国货船停靠在博萨索港,船上的中国海军持枪警戒,好不威风。杨锐同大使馆官员告别,便护送着船员们登船。陈医生经过顾顺身边的时,问:“你叫顾顺?”
     顾顺停止嚼口香糖,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人,点头回答,“是。”
    “那位受伤的战士,在昏迷的时候一直叫着你的名字。你们的关系一定很好吧。”
     顾顺一愣,随即回了他一个微笑,说:“谢谢你照顾他。”
     “我是医生,应该的。”
     随着汽笛响彻天空,货船缓缓驶出海港。此刻蛟龙突击队的人质救援任务,圆满完成。


11
     李懂被送到就近的吉布提治疗,临沂舰也暂时停靠在吉布提保障基地休整。正赶上和平方舟号也停在吉布提,李懂得到了来自国内最先进的治疗。
      还好陈医生的坚持,李懂的胳膊算是保住了。如果复健的好,还可以继续端着枪。
      李懂转到普通病房修养后,顾顺第一个报道。手里还捧着一束不知名的热带小花,从进来就吸引很多医疗班小姑娘的目光。
     李懂正在晒太阳,通过舷窗看着远处海面的粼粼波光。顾顺站在门外,看着里面的情景,觉得李懂褪下武装,安静的像幅油画。
    他装模作样的敲了敲门,便对上了他的目光,两人相视而笑。
    “我回来了。”顾顺坐在病床边的椅子上,将花束放在李懂腿上。
    “没想到能派你来。”
    “我也没想到回国第一件事就是来救你。”
    “你们是怎么找到那个地方的。”
    “我看到你眼睛了。”
    “哦……”还是你懂我。
     俩人沉默了几秒钟,顾顺突然问: “那个电话……是你打的?”
     李懂知道他说的什么,可并不想回答,“我是不是给蛟龙丢脸了……”
    “那是徐宏该关心的问题。”
    “人质们都安全吗?”
    “这样答非所问有意思吗?”
    李懂不说话,长睫毛垂了下来。
    “三年还没想明白?”
    “我没仔细想。训练那么累,哪还有时间想这些。”李懂看着那束小花。
    “那这三年有没有想我。”
    “我交女朋友谈恋爱呢,谁有空想你。”
    “哼,接着编。我听你编个电视剧说给我听。”顾顺双手环胸,歪着头看他。


12
     这三年,李懂也是从战友的嘴里得到顾顺的消息。他跟以前宿舍的战友联系频繁,那些人看到李懂就把顾顺的消息说给他听,可每次李懂都是反应平平。他们就纳闷,以前俩人那么好,怎么走了一个另一个就变冷漠了?
     每当执行任务时,他就想起与顾顺一起呆过的丛林草地跟沙丘。还有意乱情迷时,那个绵长的吻。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跟一个男人接吻,没办法给自己答案,就当是生理需求使然。后来顾顺跟他告白,他心里一惊。用那个蒙骗自己的理由同样去蒙骗顾顺。
     他发现,顾顺比他明白多了。
     他试着跟家里相亲的女孩子接触,聊天的时候说自己的经历。女孩子崇拜的话语并没有打动他,他反而更想听某人说:“这课就当哥免费教你的,下次记得交学费。”
      李懂想,自己可能完了。
     第三年快结束了,李懂给他打了电话,一段沉默过后,他说,我快回去了。
      李懂不知道他具体什么时候回来,本来还设想了很多重逢或者偶遇的段落,要说的话也脑补了很多。可最后竟然是他最落魄的时候,还有一句你疯了。
      李懂想的入神,就突然觉得嘴唇一热。他抬眼,就看到顾顺近在咫尺的脸。“你!”
      “你刚才嘟着嘴,不就是想让我亲你?”
      “亲你个头!”李懂抓起小花想要丢过去,可是肩膀疼,也有点舍不得这些小花。只能让自己的耳朵迅速窜红。
     顾顺起身,把李懂搂在怀里,低下头亲吻着他毛茸茸的头顶,用下巴摩挲着。他低声的说:“那视频看的我心脏都要停了。可惜我没看到那个海盗,不然我直接打爆他的头。”
      “我还活着,就足够了。”
     “这不够,你要完完整整健健康康的活着才足够!”
      李懂心想,自己可能是真的完了。他仰起头看着顾顺,微微翘着嘴角说:“谢谢你。”
      “谢什么?”
     “谢谢你喜欢我。”
     李懂的眼眸滇黑明亮,像一汪深泉,将顾顺的心深深的锁在了里面。顾顺低下头覆上那个带着笑意的唇,用舌尖描绘他的形状。直到情意绵绵的得到对方回应,才加深了这个吻的力度。
     突然响起了敲门声,李懂慌乱想推开,顾顺却淡定的一直背着他们。杨锐推门走了进来,手里提着水果,就看到顾顺背对着他。“干啥呢这是?”
      顾顺装模作样的吹了一下李懂的眼睛,然后直起身问:“是不是好点了。”
     李懂想笑,只能低下头揉揉眼说:“嗯。”
     杨锐身后还有徐宏,徐宏身后还有候永,小小的病房一下子就挤满了。
     徐宏说:“恢复的不错,看这红光满面的。”
     杨锐看着他俩,又转头盯着顾顺,问:“你耳朵怎么这么红?”
     顾顺挠挠耳朵,说:“热的。”
    杨锐欣慰的看着:“看到你们俩还能跟以前一样真好。”
     顾顺说:“我们一直很好啊!什么时候不好过?”
     “好你能三年不联系李懂一回?最后还是我们懂来跟我要的你的电话?”
     好么,队长就这么把自己给卖了。
     顾顺笑了,伸手揉揉那个脑袋。然后被那个脑袋倔强的甩开。
     战友几个在小小的病房里聊了很多,从罗星的康复疗程到佟莉的结婚对象,还有陆琛刚出生的儿子。再从之前的红海行动谈到这次的索马里救援。
    一时间,回忆,欢笑,眼泪,离别,重逢,五味陈杂。
    远处的军舰上,红旗迎风飘扬。


    蛟龙越洋跨海追风逐浪止风烟
    战友的情谊齐天光荣  使命在双肩
     不管世道再凶  再险
    有我们捍卫这片浩瀚波澜
    敌人多滑多奸
   哪能躲过金睛火眼
   来不及眨眼
   一击必杀只在瞬息之间
  甘心情愿用
   滚烫热血换来安宁的家园
   不畏艰险
   你的名字虽然平凡
    人民永远纪念
    和平是最好的祭奠


   13


  候永暗暗的捶了一下自己的腿,他这个新兵蛋子干嘛要来参与这种老战友的探病会啊!


——end


   

  421
评论
热度(421)
  1. 大米米断片儿了的Na哥哥 转载了此文字

© 大米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