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米米

软萌易勾搭,欢迎来耍,其他戳“关于我”

 

【顺懂】救援

牵着卡比兽的雷丘:

*HE


*全员存活确认


*军事小白BUG求原谅


*第一次发文不太懂规矩求指教嘻嘻



“佟莉!立即返航!立即返航!”


“懂子!懂子!!”


简报:蛟龙二队任务失败,蛟龙一队前往支援,海鸟一号右舱门损坏。观察员受伤,狙击手被挟。


(0)
“分析结果下来了,是红海行动里叛军分部。”


杨锐将报告递给徐宏,接着对队员说:“上面还在讨论应对方案,”又安慰道:“行动指示应该很快就批下来。”


似乎所有人都做了一个漫长的深呼吸,行动,救援行动。


“散会吧,各自调整,随时准备出击!”队员们各自散去,只留下杨锐徐宏两人。


徐宏看着眉头深锁的杨锐,抖抖手上的文件:“这个你准备怎么办?”分析报告的下面压着一份人员调配,委内瑞拉狙击手训练营结束,明日顾顺将归队报道。


杨锐用双手使劲搓搓自己板寸,焦躁,很焦躁,“你看着办,想好对策后给大家提个醒。”末了又加一句“我负责陆琛,救援行动他是不能参加了。”


徐宏大眼瞪着杨锐,表示不满,而对方只留给他一个后脑勺。


(1)
“顾顺!来啊!”搏击训练室里,佟莉先是掀翻了石头,打摊了庄羽,最后只能将情绪宣泄在顾顺身上。


顾顺刚回舰上,报道后没见着李懂,刚出来找人就被稀里糊涂的拉进车轮战,“佟莉你发什么疯!拿训练往死里打,吃枪子了?”


话音刚落,佟莉迎面就是一击右直拳,“闭嘴!”顾顺才擦着边躲开,佟莉鞭腿又上来了。顾顺堪堪躲开,指着佟莉大吼:“你要玩是吧,我奉陪!”


“住手!”杨锐徐宏站在训练室门口,面色发黑,“玩呢!啊!?”


徐宏拍拍杨锐的胸膛,对躺在地上的庄羽说:“庄羽你去看看陆琛,他伤口裂了,”又对挡着佟莉右手的顾顺道:“顾顺你跟我来一下。”


顾顺推开喘着粗气的佟莉,“发什么疯......”转身跟着徐宏往甲板上走。


杨锐脱了鞋进场,扭扭脖子对佟莉说:“来,接着打,我陪你!”


(2)
庄羽坐在陆琛床边,给陆琛的左臂上药,嘴里念叨着:“你个医疗兵还不乖乖养伤,存心的吧!”


陆琛似乎没听见庄羽说话,默默低着头,也看不见表情,整个人压抑得很。


“你也别多想,等命令下来,我们就出发,把懂子带回来。”庄羽说着话,觉得嘴里发苦,怎么都咽不下去。


陆琛突然猛地一拳砸在床板上,“我怎么就松手了!我怎么就松手了!”说着一拳一拳的往自己左臂打去,发狠的打。


庄羽见状赶紧拦住他,“停手停手!你没完了是吧!”,看陆琛这样一向心软的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劝,只能默默坐在边上,看着,拦着。


“你手臂中了两弹,”庄羽看着陆琛的眼睛,又什么都说不出来了。懂子坠海的样子,他隔着半海里,都难受的要命。


(3)
“报告舰长,蛟龙一队顾顺。”


高云揉了揉眉心,叹气道:“进来吧。”


“舰长好!蛟龙一队顾顺请求出击!”从委内瑞拉回来,顾顺黑了不少也精瘦了不少,满是血丝的双眼看着令人生畏。


高云用笔点点桌面,“顾顺你这是越级,是违规,知道吗?”声音平淡,听不出情绪,许是这样更激怒了顾顺。


顾顺又一次立正敬礼道:“蛟龙一队狙击手顾顺请求出击!救援蛟龙一队观察员李懂!”哑着嗓子喊出的话,却险些破音,顾顺下垂的右拳攥得青筋暴起。


“顾顺!服从命令!记住你是军人!”高云从座位上站起提高声音,不威自怒。


“报告,蛟龙一队队长杨锐!”


“进来!”高云走到水壶旁倒了两杯水,一杯递给刚进门的杨锐,一杯递到顾顺眼前。


顾顺不接,杨锐脚下踢了踢他,“诶,接着。”


两人一起将水接了过来,滚水。


高云问:“烫吗?”


杨锐愣住,又马上明白过来,回答道:“烫。”


顾顺却红着眼,握紧了水杯,说道:“不烫,一点也不烫。”


(4)
庄羽从医务处回来,拿着给陆琛的药路过装备室,听见[滴、滴、滴]的声音。


庄羽停住了脚步,又听见[滴、滴、滴]。


“X!!”


冲进装备室,抓住发声的东西猛得就往宿舍冲,“队长!副队!信号!!”


(5)
“报告,信号距我国领海115海里,正在匀速往我国海域方向前进。”


高云看着显示屏上的红点,沉声道“尝试呼叫。”


“是。这里是01,听到请回答,听到请回答。”连续三遍,每一次呼叫都像一击重拳,沉沉的打在顾顺的胸膛上。


“报告,没有回应。”


高云转头看身后的杨锐顾顺,“按这个速度,明天就能与本舰相对峙。”高云拍拍顾顺的肩,对杨锐说道:“开始准备吧!明天就发起救援行动!”


“是!”


(6)
海鸟一号在48小时后又能整装待发,从舰长下令后,这是石头听到的第二个好消息。


石头立刻告知在饭厅里吃饭的队友们,所有装备准备完毕,随时待命。


这好似一颗定心丸,杨锐黑了两天的脸色总算是有些许的好转,和身边的徐宏交换一下眼神,接着吃饭。


绕过劝顾顺陆琛吃饭的庄羽,石头端着蔬菜汤坐在佟莉身边,慢慢的把汤推到佟莉手边。


佟莉放下筷子,盯着汤碗好一会,端起碗一口饮尽,抹抹嘴,继续吃饭。石头不知道说什么,只好跟着埋头猛吃。


将餐盘里的食物都收拾干净了,佟莉端起餐盘就走,石头急忙吃完饭菜,跟上佟莉的脚步。


等走到甲板上,佟莉才停下步子,石头抓耳挠腮好半天,还是佟莉先开了口:“这次我不会慢了,这次我会在他们跑进公海前抓住他们。”


石头看着夕阳下佟莉的背景,坚定的说:“一定!”


(7)
大海的夜晚总是这样,似宁静,似可怖。顾顺记不清有多少个夜晚,他都是听着李懂的呼吸声入睡,那是最有效的睡眠曲。


记得刚来,他要睡在李懂对面,硬是和队长上铺的徐宏换了铺;


记得开始,他不习惯李懂的呼吸,拉着李懂做了好多次同步练习;


记得上次行动,他喜欢逗逗李懂,觉得这小孩真倔;


记得任务途中,他负伤,李懂给他最坚实的依靠与后盾;


记得遭遇难关,他耐着性子等机会,李懂给了他最默契的配合;


记得瞭望台上,他给了李懂所有的信任,李懂果然没让他失望,他想,小孩成长真快;


记得返航时,李懂给他细细的包扎,一丝不苟的样子让人很安心;


记得回到舰上,他正式入队,他又一次与李懂握手说:以后你就是我的观察员了。


后来,后来顾顺第一次觉得舰上的生活充实而有趣,每天忙着训练,忙着明着暗着培养自己的观察员,忙着增加与观察员的默契。


然后,委内瑞拉和主狙击手训练营的通知相继下达。


一个半月和一个月,时间都不长,临行前顾顺还和李懂约了一场比赛,说要见证此次的成长。


“顾顺,没睡?”对铺的陆琛翻身,看见顾顺仰躺着,黑暗里一双眸子闪着光。


顾顺用右手盖住眼睛,声音轻颤:“陆琛,你知道我和李懂还有场比赛要打吗。”


陆琛失语,李懂,李懂。


“所以,他一定要回来和我比完这场。”说完顾顺紧了紧身上的被子,翻过身去,睡了。


“一定的。”


“嗯,一定的。”


无人入睡的夜,这句话似乎是灵丹妙药。


(8)
“距信号还有十海里!大家打起精神来!”甲板上,蛟龙一队集合,等待出击命令。


“顾顺海鸟一号待命,我和佟莉一组其余人一组冲锋艇准备,救援行动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报告!”正当所有人准备动身时,陆琛全副武装出现在甲板上,“陆琛请求归队!”


“陆琛你别闹!”徐宏先急了,陆琛手臂不想要了吗?!


陆琛板正的敬了个军礼,喊道:“报告!轻伤不下火线!这次行动我必须去!”


还没等杨锐说话,庄羽又喊道:“报告!陆琛手臂中弹但是——”


“报告!我需要一名替补观察员!”顾顺没等庄羽说完就把话抢了过去,声音洪亮。


石头刚想说话,杨锐反手一指:“张天德你闭嘴!”佟莉又默默地补了一脚,踢在石头腿肚子上,个没眼力见的。


(9)
二十分钟后,蛟龙一队的队员们见到了满身是血,被绑在游艇上的李懂。


绑匪把枪抵在李懂太阳穴上,用不熟练的中文高喊着:儿子复仇!杀狙击手!


见佟莉的冲锋艇还在靠近,就一把掀开了李懂的衣服,露出了一排排的炸药,以威胁佟莉停下。


佟莉不得已停下来,焦急地与其对峙。但是庄羽先发现了不对劲,低声汇报道:“不对劲,游艇上好像只有他一个人,没别人。”


闻此,陆琛立即用热敏探测器仔细观察了一遍,附和道:“是只有他一个人!”


“先别轻举妄动,说不定有诈!”队长冷静的声音传来,“庄羽那天我们接应二队时对方还有多少人?”


“不超四十。”庄羽答道。


佟莉又补充道:“我追上去时只有两艘逃走了,大概十人左右。”


忽然一个微弱的声音,陪着嘈杂的电流传来:“只有他、一人......”


李懂!


顾顺毫不犹豫的上膛瞄准,下一秒就能要了拿绑匪的命,“队长!请求射击!”


“顾顺别慌!”徐宏在另一艘快艇上急忙出声,“李懂身上炸弹的启动装置没在!绑匪情绪也不对,很奇怪。”


顾顺发狠的嚼着口香糖,离他近的陆琛都能听见牙齿碰撞的声音,顾顺呼吸也急促了起来。虽然不是很快,但对于狙击手来说,已经是耐心失准了。


众人僵持着,绑匪又把船发动了,往军舰的方向靠近。队员们没有命令不敢妄动,只好与绑匪保持着距离,向后退去。


移动的过程中,徐宏总算是将整个船观察了个仔细,报告的声音都有些发抖:“队长,这就是艘炸弹船,初步估计,没法拆。”


李懂那边的通讯器也在断断续续的传着音讯,顾顺只听到了“儿子”“狙击手”“报仇”一类的词。这时候佟莉到先反应过来了,说道:“既然他是红海行动里叛军的分部,来报仇是为了人质营里的叛军?”


顾顺突然明白了什么,收起狙击枪,让驾驶员降低飞行位置,他请求与徐宏汇合。


“顾顺你想干什么!”杨锐刚向上面汇报完,就看见顾顺令人摸不着头脑的行动,“上面要求尽快解决,不能让这船靠近舰的方圆十海里。”


“队长,这人是来找我报仇的,你让我过去,我去把李懂换回来!”顾顺在佟莉说话的时候就想明白了,那个山上的狙击手,自己看他身形像小孩,只伤了他左耳的那个!李懂是替他受的罪!


绑匪还在不断前进,杨锐思考片刻下令道:“任务紧急,所有人听我指令!


(10)
顾顺......顾顺......两天的酷刑下,身体上的疼痛估计已经习惯,李懂觉得他出现了问题幻觉,他好像看见了顾顺。


直升机的轰鸣,冲锋艇的马达声,还有耳边一些熟悉的声音,眼前最近的艘冲锋艇上的人,是......佟莉?


我不是已经被绑出了海域,佟莉怎么还是追过来了?队长怎么不拦着?


对了......陆琛,陆琛的手臂,受伤了。海鸟一号,陆琛,陆琛身边的人是,是......顾顺?


对了......那天出了海域,李懂还是忍着枪伤干掉了船上的几人,身上又被捅了几个口子。后来,船的马达坏了,他也昏了过去。


再次醒来时,已经被绑住了,有人不断在耳边嘶吼着,似乎在审问他。鞭子沾着海水抽在身上,腿肉上的子弹也被用刀活生生的挖了出来。不过绑匪似乎不想让他死,流血的地方都止了血,确保他不会失血过多死亡。


海上的烈日将他暴露出来的皮肤晒伤,他每隔一小时被喂一次血水,每天的食物是带着血的鱼肉。双眼被蒙住,李懂只能通过光的强弱和温度来判断白天和夜晚。


连续不断的审问下,李懂终于明白了绑匪的意图。是来报仇的,是来找顾顺报仇的。


所以当绑匪用刀贴着他的下巴,问左耳还是右耳时,李懂只是笑笑说,右耳。


李懂身上又多了一个口子,接着他感觉到绑匪似乎在往他身上缠着什么,等缠好便离开了。


听着绑匪的脚步,似乎走得足够远时,李懂伺机按下了手表上的信号发射钮,然后便晕了过去。


等再次睁眼时,李懂发现,他居然看见了顾顺。幻觉吧......李懂笑了笑,扯到了身上的伤,又是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


“懂,你听见我说话了吗?懂?”顾顺的声音伴着电流声,传进耳道里的通讯器,李懂笑笑,眨了下眼。嗯,我听见了。


“绑匪抵着你脖子的手上有控制器,帮我把他抢下来,不能让炸弹炸了。”顾顺尽量用最平静的声音跟李懂说着话,他就站在离李懂距离不过三十米米的直升机上,他恨不得现在就冲上去把李懂救下来!


李懂微微点头,扯得脖子上的伤口又裂开来,血顺着红色的纱布流了下来。


顾顺看着那血缓缓流下来,心像撕裂一般的痛,自从他入队后李懂身上就没再添过一处疤!可现在呢!李懂还是那个倔小孩,那个疼了也只知道忍着的倔驴!


绑匪之前见李懂早已被折磨的虚脱,于是只是将炸药绑在他身上,并没有把李懂绑在椅子上。他认定,李懂连咀嚼的力量都没有了,根本无需担心。


“懂,我数三二一,我们一起行动。”顾顺心里焦急万分,但看到李懂平静的给予他一点点反应时候,硬是将自己狂跳的心安抚下来。瞄准,测风,绑匪必须一击致命!


队员们纷纷做好准备,佟莉和庄羽紧紧把住油阀,徐宏拽着拆卸包,陆琛抱住了医疗箱,杨锐石头子弹上膛,“懂,三,二,一!”


后续


李懂说,那天他听见顾顺哭了。


佟莉说,岂止是顾顺啊!


庄羽说,但就数顾顺和陆琛最吵~


石头说,我家莉莉眼也肿了呢!


杨锐说,一个个的啊,丢人。


徐宏说,对,你们一个个的啊,丢人。


陆琛说,回来了,没事了!丢人算啥!


顾顺喊到,我家懂要休息了!


众人表示,噫~~~

  249
评论
热度(249)
  1. 大米米是雷丘不是皮卡丘 转载了此文字
  2. 末途是雷丘不是皮卡丘 转载了此文字

© 大米米 | Powered by LOFTER